圍村性事 - 婷婷丁香激情五月,婷婷丁香色五月,成人色情网,丁香五月,婷婷桃色五月天

  天色昏沈,白雪皚皚,通往村外的路又一次的堵死了,一年總有那麽幾次。

  每當冬天下大雪的時候圍村通往村外的那條唯一的山路,總是被大雪覆蓋以

至于無法通行這個時候的圍村就成了一處孤島,無法與外界聯系。

  好在村里都已經習慣,每當這個時候都留夠過年的糧食,好等來年春天。

  只聽到一句:「二狗子,快點回家吃飯去了,再不回去,俺爹又該揍俺屁股

了。」

  響徹在村頭。

  在白色的路上,兩個小黑點正緩慢的蹒跚在深深的積雪上,近處看去是兩個

18、9 的少年一前一后的正懷抱著一些枯枝爛柴,一步步的走向村里。

  走在前面的是個胖乎乎的小子,一身的肥肉似乎都要掉落下來,這是村長家

的大胖小子趙二寶,他老爸給他取這個名字似乎是想多給自己招招寶,一臉的福

相。

  走在后面的少年,卻明顯與二寶呈天壤之別,瘦長的身材黑黑的膚色濃眉大

眼,方方的臉留著一撮明顯與圍村村民身份不相符合的小分頭,給人以落魄世子

的幽深感觸。

  這就是二寶口中的二狗子,原名是不叫二狗子的,不過這名叫著叫著就成了

他的本名了,至于原來的名字大家似乎都不願記起。

  「二胖子,再叫,小心扒你屁股,讓你在這雪上坐一坐,哼!」

  似乎這句話起了一點作用,看著二狗子凶惡的語氣趙二寶連走帶跑的急忙向

村里走去。

  「哈哈,跑吧你。回家去吃你那老娘的奶子去吧,哈哈…」

  看到這種情景二狗子一陣的得意不禁的步子也走快了些。

  不一會,就走到了村里,看著村里冉冉升起的炊煙讓二狗子感覺這地方就像

在書上寫的「世外桃源」,在村頭沒多遠,二寶把手里的柴火交給二狗就進了那

座圍村最豪華最氣派的房子也不過是三件瓦房一處小院一扇大門子的豪宅內。

  看到這座屋子,二狗好好的鄙視了一番心想:以前俺家的房子比你們的好多

了,二狗快步的向那座以前全村最早,如今最破的瓦房子去。

  二狗推開那座連個院子都沒有的破瓦房的門看見爺爺正在屋子里等著自己吃

飯哪一看這屋什麽要好的家具沒有只有一個土炕,一個火爐子,一套桌凳還不知

道是那一年輩子的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小零碎。

  把柴火放在門后的甲閣里對爺爺說:「剛才撿了不少柴火,夠這兩天燒的,」

  「恩,快點坐下吃飯吧,冷不冷,去火上烤烤。」

  二狗也不管,直接坐在凳子就去扒那不知道是浠水還是湯的飯。

  一頓風卷殘云的吃完了,就準備到他那個小破土房子里去。

  「早點睡吧,青云,明天早起去看看地里怎麽樣了,啊!」

  「恩,知道了,爺,您身體不好,快點睡吧。我看會書就睡。」

  「幫爺爺插好門。」

  二狗正準備到自己的小破土房子里去,忽然看到不遠處鄰居,芳嬸正拖著一

塊大木頭很是吃力于是便跑過去把木頭拿過來「芳嬸,我幫你拿進去吧。」

  「哎,好的類,謝謝了二狗。」

  「沒事,客氣啥,芳嬸,都是鄰居應該的。」

  說著便把木頭扛在肩上,快步的向芳姨家走去3 ……4 ……米的距離一會就

到了芳姨急忙打開那扇鐵門,開門的時候芳姨踮起腳尖露出那紅色的蕾絲褲頭,

看的二狗一陣的心麻,有點迷糊。

  「還楞著啥,快點進來啊,二狗」哦,」二狗聽到急忙扛著木頭進去了,進

入小院后只看到一個整齊的小院展現在二狗的眼前,雖然院不大,但是確實擺放

的整整齊齊,一間正屋,一間東屋「二狗啊,把東西放那邊就行了,「好的,」

  二狗把東西一撂,一聲撲通。

  「進來喝點水吧,二狗」

  「不了,芳嬸,我還要回去看書那。」

  「來吧,沒事,又耽誤不了你多長功夫,」說著便來拉二狗,這一拉一扯的

二狗的手不小心碰到了芳嬸的胸脯,二狗只感覺一陣柔軟的肉蛋蛋襲擊了自己的

右手,好不舒服。

  二狗一看是芳嬸的奶子臉突地一下紅了連說∶「對不起。」

  芳嬸看到這情景笑了笑抓住二狗的手向自己的奶子摸去「二狗,嬸的奶子軟

嗎?啊!」

  二狗只感覺手又再次的摸到一團軟軟的東西二狗的手突然不自覺地抓了一下

只聽一聲「哦」的,芳嬸連忙把手松開「我的小祖宗來,抓疼嬸了都。」

  二狗連忙縮回手:對不起啊,芳嬸我不是故意的,「呵呵。小崽子,還是雛

吧哈哈」芳嬸笑著便打開了台屋的門「進來,再不進來,嬸又要整你了啊!」

  二狗只好厚著臉皮進去了,屋里排放的整整齊齊的,大致的家具都有。

  芳嬸今年35歲左右,一副瓜子臉,皮膚比村里的好多婦女白多了雖然生過孩

子但是身材還是很苗條。

  芳嬸的男人凱叔比較能干在外面掙得錢也比較多,由于忙著掙錢,鄭叔一年

到頭會不了幾次家經常過年的時候也不回來。

  是在村里家境比較好的幾戶,有個14.15 歲的孩子這兩年在外面念書。

  「鄭叔,今年又沒回來嗎?」

  「是啊,那個死鬼今年又不回來了,害的我又一個人獨守空房哎!」

  說話的語氣讓二狗聽起來像極了書上說的怨婦。

  來喝點水,芳嬸拿了個玻璃茶杯給二狗倒了水,送到二狗的手中。

  二狗啊,怎麽還沒找著媳婦啊,呵呵。芳嬸你真說笑了,像我們家這麽窮,

誰肯嫁給我啊,怎麽會那,像二狗這麽英俊身體棒的男人那個女人不是爭著要啊!

  芳嬸都眼饞那個女人能嫁給俺們二狗那。

  芳嬸,你竟笑話我,要是能找個像嬸這樣的媳婦。我就心滿意足了嘿嘿,是

嗎?要不嬸給你當老婆怎麽樣。

  說著,芳嬸手就摸住了二狗的臉蛋,「怎麽樣,二狗。」

  「嬸你真會開玩笑。」

  二狗急忙,往后退了一步退到了門口那。

  臉紅著對芳嬸說「呵呵,嬸,我先回去看書去了,」急忙退出了房子頭也不

回出去了。

  「呵呵,有空來玩啊,二狗,」

  芳嬸看向二狗的眼神有種沖動又種興奮。

  二狗回到自己的小破土房子后看書怎麽也看不下去腦海里老是想著剛才芳嬸

的身影,想著她那柔軟的奶子不自覺的下邊硬了起來,用手一摸燙的像根燒火棍

子二狗不自覺地拿手去套弄,腦袋里想著芳嬸那苗條的身材,又想到柔軟的奶子,

不自覺的手的速度加快了起來,嘴里低吟著「芳嬸,,芳嬸」,差不多就這樣進

行了10幾分鍾,二狗只感覺腦袋一熱,自己的龍棍有種要抽搐的感覺,雙腿蹦的

老緊手的速度不斷地加快,在低吟中二狗的億萬子孫就這樣噴湧而出。

  二狗,看著這一切心想自己竟然這麽禁不住誘惑。

  心想書也是看不下去了,睡覺吧,明天去看看地去。

  二狗把東西整了整,想著芳嬸那柔軟的奶子沈沈的睡去。

  第二日大早,只聽嘩啦的聲音一陣接著一陣遠處二狗正穿個大褲衩洗冷水澡,

大冬天的洗冷水澡,這是二狗從學校就堅持的習慣。很多人都沒能堅持不下來,

但是二狗卻一直在堅持。

  一縷縷的細水流過二狗的身體,雖然二狗的身材瘦小,但是由于經常鍛煉身

體加上又經常干農活,所以二狗的肌肉塊子確實不少,給人精干的感覺。

  正洗著那,忽然看見斜對面芳嬸家的門開了,芳嬸穿著一件小花襖手里拿著

臉盆正往外潑水。

  忽然,芳嬸一擡頭看見二狗正在洗澡,拿著臉盆緩緩地走了過來。

  一想到昨天的事情,二狗感覺臉都不自覺地發熱起來。

  「喲,二狗在洗澡那,這麽冷的天也不怕凍著」

  「呵呵,沒事,習慣了芳嬸。」

  還是年輕人好啊,瞧瞧這身板,多結實。

  說著,芳嬸的手又不老實了起來,拿手去撫摸二狗的胸肌,二狗只感覺一陣

麻酥的感覺,全身猛地一顫。

  「嬸,你往后去點,水都濺到你身上」

  芳嬸看到這,忽然眼珠一轉對二狗說「下午吃完飯的時候去嬸家,嬸有事找

你幫忙。行不,二狗」

  「啥事啊,嬸,「來幫點忙。」

  說著便拿著盆子走回去了。

  忽然,二狗后面的門開了他爺問「剛才誰啊,青云?」

  「是芳嬸,說下午找我幫忙。」

  「哦,那就去一下,鄰里要相互幫助。咱家啥也沒有,有的是力氣。一會吃

晚飯,去地里看看怎麽樣了?」

  「哦知道了爺。」忙忙碌碌的一天差不多又過去了。

  二狗下午吃罷飯忽然想起來,早晨的時候芳嬸找自己幫忙來著于是跟爺說了

聲就過去了。

  二狗看到芳嬸家的門是虛掩的,于是推開門只聽哄得一聲門后面的一顆木樁

倒了二狗抓緊把木樁扶起來心想「芳嬸,怎麽把木樁放這啊」關上門后就想台屋

走去了看到屋門是開著的便走向屋內。

  剛走到屋內,忽然聽見一種呻吟聲響徹在空氣中,聲音是從里屋傳來的二狗

一眼望去,看見里屋的小木門是半開的,二狗朝里一望,頓時似乎全身的血液沖

上了腦門。

  只見,里屋內芳嬸只穿了件秋衣秋褲,一只手不斷地撫摸那碩大的奶子不斷

地揉搓另一只手則伸進秋褲里不斷地蠕動。

  嘴里還不斷地呻吟。

  「哦,額,呢…」的聲音不絕于耳。

  二狗好歹也是上過高中的知識分子,知道芳嬸在自慰。

  正準備扭頭向外走剛跨出一步,忽然聽到「是,二狗吧,快進來啊」

  只見芳嬸只穿了秋衣秋褲站在門口。

  「嬸,你要忙,我等會再來。」

  「忙啥啊,一直都在等你那。」

  說著,手一拉就把二狗拉近了里屋,進到里屋瞬間感覺暖和的很,一個小鐵

爐子在那燒著,不比自己房間啥都沒有冷得很。

  「來二狗,坐著。」芳嬸,指著床說。

  二狗走過去坐在床上,一直不敢看芳嬸的眼睛。

  「呵呵,二狗剛才看到啥了啊!」

  「沒,啥都沒看到嬸。」

  「嘿嘿,瞎說是不是看到嬸這樣了。」

  說完,忽然右手撩起秋衣兩個碩大的奶子展現在二狗的面前,左手則摸向右

乳嘴里還不斷的呻吟「哦,啊,啊…」

  二狗的臉瞬間紅了起來,下面忽的挺了起來,頂的褲子老高。

  芳嬸看到這情況,左手來撫摸二狗的臉蛋,右手則去朝二狗的小弟弟摸去,

不斷地上下摩擦二狗的褲子。

  二狗感覺自己的雞巴就跟在火中一樣忍受著煎熬。

  芳嬸拉著二狗的手去撫摸自己的大奶子二狗的手又碰到了那對又軟又大的奶

子腦子里感覺就跟摸著棉花一樣。

  芳嬸的右手不停的隔著褲子摩擦小弟弟,左手又拉二狗的手朝秋褲里摸去,

二狗的手忽然感覺到了一片森林,毛匆匆的一片東西不斷地刺激著二狗的神經,

忽然二狗的手摸到了一片軟軟的東西,熱乎乎的還有點濕潤,二狗的手忍不住的

扣了一下。

  芳嬸不自覺的嗯的呻吟起來,「恩,二狗再往里摸,再往里。啊…」

  二狗看到芳嬸的眼神中有點興奮有點迷糊剛想有下一步動作時,忽然屁股一

陣疼痛驚得二狗猛地坐了起來,身體的反應也冷了下來。

  芳嬸被這突然地狀況搞蒙了問「怎麽了,二狗。」

  「額,有個東西插著我屁股了。」

  芳嬸往床上一看是做活用的大針正傲然的挺立在哪里。

  芳嬸抓緊拿起那顆針說「哦,是一顆針沒事的二狗。」

  這一驚也把二狗的神經插了回來,想想剛才自己都干了什麽,想想平常自己

學的禮義廉恥那里去了。

  芳嬸又想接近二狗,二狗向后退了一大步說「芳嬸,叫我來幫啥忙啊!」

  芳嬸看到這種情景,神情猛地暗淡起來,「哦。額。」

  支吾了半天對二狗說:「呵呵,嬸屋里的煤球快沒了。你去幫嬸去搬些煤球

進來吧!」

  「恩。」

  二狗很快的便辦完了這些。

  「哦,沒事我先走了嬸。」

  也不管芳嬸的挽留,逃也一樣的走了出去。

  芳嬸,望著二狗走出的背影怨恨的道「下次,你一定跑不出老娘的手心。」

  火氣都被勾起來了,看來今天晚上要自己解決了芳嬸郁悶的想。

  她插好門,自己獨自的坐在床上想著二狗的樣子,左手不斷的撫摸自己的乳

房,一捏一揉很有節奏,右手也不閑著透過秋褲就去扣自己的那長滿陰毛的下體,

她的手不斷地加快速度,揉捏的力度也不斷的加大。

  頓時不過一會,芳嬸的身上變一絲不挂,黑黒的逼毛一覽無遺,整個房間糜

爛出淫蕩的氣氛。

  二狗回去以后,怎麽也看不下去書,老是想起芳嬸那柔軟的奶子和濕濕的下

體,現在手上還有著一種錯覺。

  沒辦法,二狗又出去沖了個涼水澡才把火氣降了下來。

  二狗躺在冰涼的床上,恨恨的想:「下次,再這樣勾引老子,老子怎麽受得

了。一定將你個騷比正法。」

  「青云啊,最近忙啥那,怎麽都不見你人影啊!」

  一句靓麗的聲音響徹在耳邊。

  二狗正在院子里收拾柴火,聽到這句話二狗不用想就知道是誰。

  在這個村子里,除了爺爺叫自己青云以外。

  唯一的一個叫自己青云的就是村長家的女兒,二寶的姐姐趙玉。

  因爲跟二狗是高中同學趙玉本人又清純可愛所以,趙玉一直叫二狗青云。

  而不是像村里的人叫二狗。

  趙玉本人清純可愛,人看了都會詫異,這麽個美人跟趙二寶怎麽會是姐弟那。

  166 的個頭一縷長發飄在胸頭,前凸后翹的身材讓人看著都惹火,一個小瓜

子臉看著都不忍不住的想咬兩口。

  趙玉一直是二狗的夢中情人,不知道有多少次夢中與她相會。

  「最近忙地里的活那,爺爺身體不好,我最近就多干些。」

  「哼,給你說了叫玉姐不長記性是吧,找打。」

  說著,便提起袖子便要來打扭二狗的耳朵。

  那是學校就二狗與趙玉兩個圍村人,所以二人的關系不是一般的好。

  不過后來二狗因爲家境問題辍學了,而趙玉則考上了大學。

  「呵呵,記住了玉姐下次一定不敢了。」

  聽到這,趙玉也停止了腳步「哼,算你識相,」「對了,你不是去上大學了

嗎?怎麽回來了,肯定是惹事了被攆回來了吧,哈哈,」「哼,我們放假了而且

大雪封山前就回來了我不讓二寶告訴你看你知道問問,我不,沒想到你都不知道

問一聲,還得我來看你」

  趙玉憤憤的道語言中充滿了幽怨。

  「哦,我都一直在忙,所以沒什麽時間去你家看你呵呵,這不我又要去忙了。」

  「哼,知道了,過幾天要找我你玩啊,知道不。」

  恩,知道了,其實二狗一直感覺趙玉對自己不是一般同學的感覺,可是又能

怎麽樣那。自己家那麽窮,又有什麽資格去愛他,那要是以前父親在的時候還好,

現在父親不在了家里沒了支撐,母親又跑了。

  家里又有個年邁的爺爺需要自己照顧,要不二狗早就跟著村里人外出打工了。

  等趙玉走后二狗拿掃帚把院子掃的干干淨淨。

  雖然院子沒什麽東西,卻被二狗整理的干干淨淨。

  二狗把家里的東西收拾好,跟爺說了聲就往地里去了。

  走在半路上忽然看見前面,一個夾道里兩個人正扭在一起還能聽到爭吵聲。

  二狗上前一看,只見村里西頭的光棍三傻子正與芳嬸扭在一塊,芳嬸不斷地

叱喝三傻子三傻子則不依不饒的扯著芳嬸的衣服。

  二狗忙上去,拉開三傻子芳嬸看到二狗終于看到了救星這地方本來就是偏僻

的地方平常就沒多少人,今天去村里翠菊家串門回來路上就碰見了這個煞星好在

二狗來了三傻子一看有人拉急忙翻過身來要打人「我靠,誰啊,不要命了。」

  二狗一個正蹬過去把三傻子踹翻在地拿腳就很踹三傻子。

  嘴里還喊著「我操,讓你他媽的欺負女人,操,」踹的三傻子不斷地嗷嗷叫,

剛才的氣勢也沒有了。

  二狗的氣勢嚇壞了芳嬸,整一個活脫脫的閻王,這孩子也太猛了,整個一煞

星啊,不過我喜歡。

  不像那死鬼一點都沒這氣勢,只知道干活。

  芳嬸急忙拉住二狗:「走吧,二狗打壞了他不值!」

  二狗又踹了兩下,吐了口痰在三傻子身上「下次再讓我看見你欺負女人我閹

了你哼,走吧芳嬸。」

  芳嬸看到這個情況,忽然心頭一轉,

  「哎呦,疼死我了。」

  「怎麽了芳嬸?」

  「腳弄傷了,怎麽辦啊!」

  「我來攙你」「恩,」剛走了兩步,忽然芳嬸又叫了起來。

  「疼,二狗腳都不能著地。」

  「那怎麽辦啊?」

  「要不你背嬸吧,二狗。」

  「額,這個…」二狗還支吾著芳嬸都摸上了他的背。

  二狗只好背著芳嬸往她家趕。

  一路上,二狗感覺就像是在地獄中煎熬一般。

  芳嬸那對柔軟的大奶子不斷的摩擦二狗的背部,芳嬸的手還不老實的在二狗

的身上不斷地亂摸,二狗的身體感覺像在冰與火的世界里過活。

  終于到了芳嬸的家中,芳嬸在二狗的背上打開了大門,進去的時候芳嬸順手

插上了門。

  進門后二狗將芳嬸放在床上「二狗啊,今天要是沒有你嬸可就被那嬸糟蹋了,

你真是嬸的福星。」

  「不用客氣嬸,我最討厭欺負女人的家夥,」「俺二狗真勇猛芳嬸嬌媚的道。

  呦腳有點疼,二狗去外面幫我拿點藥酒進來吧,」

  「恩,」二狗從外面拿藥酒進來看見芳嬸已經將外套脫了下來,

  上面只穿了一件薄毛衣下面坐在被子里。

  只見一部分小腿露在外面。

  「來二狗,給嬸抹點藥揉揉。」

  「嬸要不你自己抹吧,我還要去地里干活那。」

  把藥給了芳嬸,就出去了。

  「哼,今天吃定你了那都別想去。」

  芳嬸看著二狗興奮地尋思。

  二狗還沒有過一分鍾就又走回來了,「嬸,幫我開一下門呗啊,我還要去干

活那。」

  「嘿嘿,急啥啊,給嬸抹上藥自然給你看門。」

  二狗沒法,接過藥就給芳嬸輕輕地揉了起來。

  「你知道嬸一個人在家多累嗎?雖然那死鬼在外面掙錢不少,可是他哪有懂

得女人的心思。」

  「恩,你知道一個女人沒有個男人陪著是多麽空虛多麽寂寞嗎?晚上一個人

在冰冷的被窩里久久的不能入睡嬸過的好苦啊」說著,芳嬸輕聲的哭泣起來。

  「芳嬸,鄭叔不是對你很好嘛,您不要太難過了。」

  「哼,他對我好,他對我好會讓我今天受欺負還是我們二狗好,知道保護嬸,」

  說著芳嬸抓住二狗的手,不斷地撫摸起來,二狗瞬間臉紅唯唯的說「哪有啊!」

  芳嬸的手不斷地引導著二狗的手向上,慢慢的慢慢的到了大腿部分,二狗覺

的手摸得一片片軟軟的肉,一股熱氣瞬間通過手傳到了腦袋,隨后又直沖胯下胯

下那話瞬間膨脹起來。

  二狗想抽回手來,可是手卻被芳嬸死死地拉住。

  「二狗,你能幫幫嬸嗎啊,嬸每天晚上好寂寞好空虛能抱抱嬸嗎?讓嬸不再

那麽害怕,好嗎?」

  說著,整個身子靠上了二狗,死死地摟著了二狗。

  芳嬸充滿熱氣興奮地臉瞬間離二狗的臉只差那2 公分。

  看到了芳嬸那充滿欲望的眼神,二狗有點迷離。

  身子瞬間就這麽軟了下來,感覺一點勁道都不能用出了。

  芳嬸猛的把二狗撲到床上,充滿熱氣的嘴唇就撲上了二狗。

  二狗感覺自己的嘴瞬間被一片柔軟的東西包裹,一跟柔軟的舌尖迅速的鑽入

了自己的舌頭,二狗不自覺的用舌頭跟它交纏在一起。

  芳嬸的手則不斷的拉扯二狗的衣服,脫得二狗上面只剩一件秋衣。

  芳嬸的手接著往下摸,一根挺立的話兒就這樣出現在她的手上。

  芳嬸右手解開二狗的褲腰帶連著毛褲就這麽的拉著下去,只剩一件內褲在二

狗的屁股上遮掩。

  左手拉著二狗的手就像自己的臀尖摸去,這時候二狗才發現芳嬸根本下面就

沒穿什麽衣服,連著內褲都沒穿。

  手摸到了一片森林般的柔軟腹地,一片突突的肉球擋著了二狗的手,

  二狗忍不住的撥了撥「額。啊…」

  芳嬸嬌嫩的哼了起來。

  這時候二狗清醒了點,放眼一看自己只穿了件內褲,雞巴挺得老直的躺在芳

嬸的身下,芳嬸只穿了件秋衣下面什麽都沒穿的趴在自己身上。

  這個時候,二狗有點清醒的想推開芳嬸,「二狗,嬸今天就是你的了,想怎

麽樣就怎麽樣,嬸今天給你當媳婦。」

  芳嬸喘著氣對二狗說。

  這個時候,芳嬸的頭已經趴在二狗的胸前不斷地吸潤二狗的乳頭。

  時而上下時而左右,二狗剛清醒的神智接著又被欲望填充。

  二狗毛躁躁的想去抓芳嬸那柔軟的奶子,可是薄薄的秋衣卻擋住了手的去路。

  二狗氣急敗壞的撕扯秋衣。

  「哎呦,我的小祖宗來,慢點瞧你那猴急樣。」

  說完,自己就把秋衣脫掉,扔到了床邊。

  瞬間一副光溜溜的胴體鑽進二狗的眼睛里,二狗何曾看見過這種架勢,一聲

低吼抱住芳嬸猛親起。

  舌頭不斷的與芳嬸的舌頭糾纏在一起,滋滋的聲音瞬間響徹在屋內。

  二狗的不斷地在芳嬸的身上撫摸好像這就是他的寶貝一樣。

  芳嬸也不閑著,幫著二狗把僅剩的內褲脫掉。

  一根挺立昂揚起碼有17.8CM大雞巴展現在了芳嬸的面前,上面由于長時間的

挺立龜頭上面已經完全的濕潤。

  芳嬸的一只手抓住龜頭不斷地撫摸,「啊,二狗你的雞巴比我們家那死鬼的

大多了,起碼大了有五公分。」

  芳嬸淫蕩的道。

  這時候二狗的手也不閑著,順著就摸入了芳嬸的騷比里。

  芳嬸騷逼里已經盛滿了淫水,整個騷比都跟水庫一樣。

  往下摸一個突突的肉球一動芳嬸就不斷地發出淫蕩的呻吟聲。

  「哦,該死的二狗摸啊,使勁啊,快點,嬸快受不了了…」

  隨著速度的加快,芳嬸的浪叫聲越大,「額,我的好親家,我的好老公,我

愛死你了,」

  聲音的加大伴隨著芳嬸套弄的手也不斷的加快,二狗感覺自己的雞巴被芳嬸

的小手套弄的很舒服,

  一陣陣的快感從胯下傳來。「額,嬸,我快不行了,馬上要射了。」「啊…

哦…我的好親家來,快來插嬸的騷比,快,不要浪費了啊…額…」說著,芳嬸岔

開雙腿,讓二狗的大雞巴插自己淫水漫流。

  二狗提起槍來,就往上插,沒想到芳嬸啊的一身叫了起來,「哎呦,我的小

乖乖來,插錯了,那是嬸尿尿的地方,來嬸幫你。」

  說完,手就去引著二狗的大雞巴,插向自己的騷穴。

  二狗插進去的瞬間,感覺自己的雞巴就像到了一片暖暖的洞穴,麻酥酥的感

覺包圍著自己的雞巴。

  「啊,快插,哦,爽死了。快干死嬸嬸…」

  芳嬸不斷的揉捏自己的大奶,嘴里還不停地浪叫。

  「額,哦,好爽啊。操,干死你個騷比,讓你勾引老子,」

  二狗不斷地抽查,二狗感覺有股東西頂在自己的雞巴里,一股腦的要湧出。

  二狗抽插的速度加快,芳嬸知道這是射精前的準備,大屁股不斷往二狗的雞

巴上送,啪啪的聲音只響。

  「啊,快,射進嬸的騷穴里,嬸等不及了。啊,啊、太爽了。啊…」

  「額,嬸要射了,啊。啊…」

  在二狗的一陣低吟中二狗的第一次性愛就到此結束了,二狗也終于告別了處

男。

      【全文完】